谢谢每一个关注我的小可爱
CP:露中瓶邪红兴菠萝
EC,stucky
rps:荷兰傻 Evanstan
阿白/狗蛋
本命:James McAvoy
墙头多↓↓↓爱好广泛
鲨桃包秃董本尼麦子尼子加菲阿傻荷兰


微博:-阿白在第三监区吃鸭脖

© 吃瓜狗蛋
Powered by LOFTER

[荷兰傻]庆祝寂寞

大哭,太赞

淮南以北:

  • 说在前面的话:写到最后的时候觉得有些图文不符了,时间线似乎也有些混乱。其实这个莫名其妙的脑洞也莫名其妙的顺产,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了。所以先拜托大家见谅啦。



庆祝寂寞,正式住进我生活,让我好好揣摩世界上最孤单的角色。

 

 

 

 



灯影交错,人影恍惚。

 

四十八岁的Tom Holland在如雷的掌声中走向舞台的时候,有那么半刻的失神。脚下的红毯铺开向着一个方向,他记得曾经他和某个人一起走过这个红毯,彼时西装革履的两人,在一片躁动中被汗浸湿衬衫,有些黏腻的粘在身上。他再度踏上这个舞台,再度举起同样的奖杯,不知所云的感谢了一大堆人,讲了一大堆话,氲起雾气的眼,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和那个曾经是他生命中最最珍贵的某人,交换了一个拥抱。

 

“在此,我想我还要感谢一个人,你们不用四处看了我亲爱的朋友们,很遗憾的告诉你们,不是你们期待的那样——我说的并不是你们,真的抱歉。”

 

摄像机扫过哄笑起的观众席,最后镜头还是对准了Tom的脸,单听他的声音还是和从前一样,颇带着几分稚气,除却随着年龄愈发茂盛的络腮胡,许是上帝眷顾,岁月并未留下过多痕迹,只是那焦糖一样的眸子,沉静异常,任他做何表情有何情绪,却始终如同幽深的湖,再惊不起一丝波澜。

 

有个人带走了他的心跳。

 

Tom Holland的眼中那一潭死水忽然泛起涟漪阵阵,眼眶中的变得更湿润了。然而他的声音依旧平稳,所有的不同在瞬息之间消失殆尽,他又笑起来,然后让全场沉默。

 

“最后我要感谢Asa,Asa Butterfield。我想,如果他还在做演员的话,恐怕我不一定配得上这个奖项了,所以谢谢你,算是你让给我的奖杯。”

 

 

 



Asa Butterfield。

 

这个名字淡出人们的视线太久了。在日新月异快速发展的网络时代,昨天的旧事在今天便会被新的话题埋葬,不再被记起。而Asa,他已经十年没有出现了。偶尔会有随着他们一起成长的,知道那些旧事的——多是三四十岁以上的人了——想起曾经的老电影,那些经典之作,想起他过往的辉煌和荣耀。他们提起的时候,总是带有那么一点的惋惜,Asa呀!他是个好演员,他应该继续演戏的…真是太可惜了。半晌感叹过后,最新的院线电影,最火热的小鲜肉,或者是还在活跃着的越来越成功的爱豆——比如Tom Holland——便成了他们新的话题。

 

“英籍男演员Tom Holland时隔二十年再斩影帝,却是物是人非”的标题迅速占领了各大网站的头条,二十年前的旧新闻,旧照片,又一次在舆论中掀起风浪。瘦高的青年一双眼睛里似是装下了大海星辰,站在年轻的Tom身边,两个人手握同一个奖杯,出现了了历史上首个双影帝。

 

网页上的合照,摆在Tom床头已经很久了。步入中年的男人赤脚踩在地毯上,脚旁是七扭八歪倒下的酒瓶。Harrison去到Tom家的时候,就看到老朋友难见的狼狈,他正直直的盯着柜子上摆着的两个同样的奖杯。手机上正播放着最近突然大热,甚至有重新登陆院线的二十年的老电影,《The Modern Ocean》,风华正茂的Tom身边站着人们无处可寻的Asa,他们的光芒最终交合在一起,大放异彩。

 

那时候的Tom看向Asa的时候,眼底里隐藏着一抹爱恋。

 

他和Asa是在蜘蛛侠选角的时候认识的,蓝眼睛的男孩子就像是个妖精,熟络的和所有人打了招呼,小话痨Tom难得的高冷起来,点点头打过招呼之后再没有过多交集,任谁也不知道,他狂跳的心脏昭示着对方来主动交流的喜悦,墨镜遮掩下偷偷飘向高个子男孩儿的视线从不收敛。

 

他和Asa正式合作,是在《蜘蛛侠2》,Marvel很给力的接受了他的建议,Asa成了新一任小绿魔。造型后的奥斯本小少爷让剧组所有人都格外满意,影片中他们交集满满,然后开始走向现实。

 

结束了蜘蛛侠的拍摄同行回了英国以后Asa才知道,ins一直没有follow back的那个Spiderman住在他家斜对面,TomHolland经常从卧室的窗口,看着另一个院子里窝在吊床上打游戏的男孩。从此,两个人的身边,多了彼此的身影。

 

《The Modern Ocean》是一部太成功的作品了。在确认了两个男主角中将会诞生年轻的影帝之后,Asa窝在Tom的床上两个人一边一起看着电影,一边互相谦虚。

 

“Asa,影帝你真的当之无愧了!”

“没有,你才是,影帝Mr. Holland——”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吧。”

 

 



 

“Tom,Tom?你得振作起来,伙计,你不能这幅样子!”

 

Harrison用了些力气,把微醺的Tom挪到床上,直直照进他的瞳孔,将他从梦境中用力扯出。他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侧过头去看着那张合照。那双眼睛仿若少年时,漾起水汽。

 

“都怪我,Haz,都怪我。”

 

纵情享受酒精后的嗓音是难以抑制的沙哑,Haz听了觉得心里一揪。这句话憋在他心中太久了,这些事也压抑着他太久了。“Asa”这个名字仿佛是打开潘多拉宝盒的钥匙,一切的不美好都会迫不及待挣脱桎梏,然后织成一张巨大的黑色的网,将Tom困在其中。

 

“Tom,不怪你,真的,要怪只能怪——”

 

“你说的对。”Tom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身子打断了好友的话,“不怪我,也不怪他,我知道你想说这个。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们都没有错,非要说的话,谁让他不爱我呢。”

 

 



 

双影帝出现的那一个晚上,《The ModernOcean》的庆功宴后,在酒精的教唆下,Tom吻上了日思夜想的唇,疯狂的啃咬直到尝到血腥的味道,舌尖扫过Asa口腔的每一个角落,然后舔舐过他的锁骨,仿若那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不顾一切的将彼此的身体全权交给对方,毫无保留的进行着世间最亲密的交流。他没有任何经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带给Asa快乐。他进入他,在对方的纠缠下,两个人一起达到顶峰。然后支离破碎的声音将将拼凑成一句话——“I Love You, Asa. ”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拿了影帝,我把纽约的公寓送给你。你上次不是说很喜欢地理位置和装修风格吗?相反,如果影帝是我,那么Asa,你给我一个吻吧。”

 

 



 

Asa搬进了Tom的公寓,才知道对方买下了楼上,打通了上下层。

 

“你真的很狡猾,Tom。”

 

“Because of you. ”

 

 



 

 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Tom不记得了,或许那算不上在一起。他们只是住的很方便,有时候会一起舒缓正常的生理上的欲望,两个人习惯了一起生活,好像真的一家人夫妻俩一样。在那样长的一段时间里,温馨的生活甚至都没有让Tom发觉,对方从来没有谈过爱。

 

而他第一次见到Asa的时候,就知道一辈子都要搭进去了。

 

长时间的亲密相处难免出现罅隙,他们是因为什么而开始争吵的?Tom不记得了,Asa经常在矛盾过后窝在Tom的怀里,慵懒的像只猫,“Tom,我们已经习惯了彼此了,各方面都是,我离不开你你也离不开我,我们这样继续生活下去不是也挺好的吗?”

 

“但是Asa,你真的爱我吗?”

 

Asa垂下头来仔仔细细的思索着什么,然后他抬起头,那双眼睛里的蓝色凝结成了冰川,“Tom,”他说,“我对你无关爱情,我把你当做我的家人。我想习惯——”

 

“我要的不是习惯!”

 

Mr.Holland摔碎了手中的杯子,然后搬了出去,所以他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离开了纽约,更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录下的那个退出演艺圈的声明。

 

烤熟的面包片总是四片,鸡蛋总是煎两个,外卖会叫两人份,咖啡总是买两杯。太多太多似乎已经融进骨血的举动让Tom崩溃,当他每次在做好早餐跑回卧室里叫一个不存在的人吃早餐,或者是一进家门就问“Asa你回来了吗”的时候,空荡荡的房间沉静无比,提醒着他自己做的决定。他似乎有些明白,对方口中的习惯,可是不管什么时候,男人都像个孩子一样争强斗胜,Tom告诉自己无数次,只要Asa先低头,他就立马原谅他。他不需要爱,也不再需要了,他们之间早就超越了爱情,他需要的只是Asa在他身边,这就够了。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视频。

 

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人始终拥有少年气的脸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稳重,深夜中无数次响在他耳边的声音正告诉着观众:“我决定去过自己的生活,从今天开始,不再是一个演员了。”Tom疯了一样跑回两个人同居的地方,那里没有留下一点Asa存在过的痕迹,除了桌上瓷瓶中盛开着的花。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一多朵玫瑰,种在了Tom Holland的心里,花未开放时,刺便已经将那里弄得遍体鳞伤,鲜血染红了花苞,然后它被折下。

 

Tom Holland的心里,满是荆棘。

 

 

 



“我想…”Haz把多年好友揽进怀里,对方的胡子蹭在他脸上有些不舒服,他拍了拍Tom的背,“你去找他吧,你知道他在哪里的。外面我帮你挡下,你放心吧,这件事我太擅长了。” 

 

 

 



Tom剃了胡子,面容依旧年轻却不青涩。黑色的西装罩在他身上,他对着镜子系好衬衫的扣子——这是他们一起拿奖的时候定做的那一套西装,依旧合身,就像我们才是最合适的一样。他怀抱一束花,走在夕阳里,在自幼生活的环境中。英伦街道上人并不多,偶有过路人回首,不吝啬自己的微笑,“加油啊小伙子,去找你的爱人吧!”

 

 

 



他知道Asa在哪里,只是他从未去见他,他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身份站在他面前。那处Tom购置的小庄园里空无一人,正是春时满园花开,薰衣草摇曳在晚风里,荡漾着幽香弥漫进空气里。Asa就在那一片紫色之中。

 

Tom笑了笑,如小男孩一样有些窘迫的那种笑,他走过去,把花递给了他的男孩儿。

 

“这是勿忘我,我更喜欢他的另一个名字,星辰花,总能让我想起你的眼睛,Asa,是黑夜里最耀眼的光芒。”

 

Tom沉默了一会,不知道是不是等待回应,傍晚却宁静的只听得到自然的呢喃。

 

“Asa,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就给我留下了一束星辰花,'要你永远记得我,在梦里,在心里',好吧!我得承认,我无时不刻都在想着你,真的。很多时候,我觉得自己精神分裂了,一个属于所有其他人,做他们想看到的一些事,做一个合格的优秀的演员,一个只属于你。”

 

“这片薰衣草是我亲手种下的,或许你不知道,其实我是想告诉你,你一转身,就会发现我在等你——”

 

“可是你没有。”

 

泪水在冰冷的十字架上摔的稀碎,然后顺势而下,滑过男孩年轻的脸,那黑白色的是Asa十六岁的模样——Tom第一次见到他时他的样子。

 

薰衣草的花语是“Waiting for thelove of hopeless.”

 

Asa Butterfield带走了Tom Holland一切的希望。

 

 



 

Asa Butterfield三十四岁的时候做了件大事。他宣布不再演戏脱离圈子,然后离那个总是让他失控的人远远的。

 

Tom总是说爱他,他觉得自己对Tom却并不是爱。他会在对方受伤昏迷时抛下一切工作,然后一动不动的在他病床前守着,直到眼睛里布满血丝,一晚上让自己变老十几岁;他会在最难过的时候,第一个想到Tom,然后拉着对方喝酒,紧接着是酒后的放纵;他会在对方心情很差的时候,不自觉的给他一个吻,他总是直到怎样能让耷拉着脑袋的人型犬重新摇起尾巴。他想,这些或许都不算是爱,只是Tom这把钥匙,才能打开Asa的锁而已。

 

可是Tom想要爱情,所以他离开了,Asa找不到挽回他的理由。他会在深夜因为没有对方的怀抱而难以入睡,会因为不是Tom做的早餐而觉得没有胃口,那又怎么样?每次吵架都是Tom先认输,这一次他没有。Asa想,或许他们应该说再见了,或许有美好的爱情在未来等着Tom去发现。

 

他远离了Tom的生活,踏上一个人的旅程,走过世间千山万水,才发现红尘中的人不是Tom,而是他。

 

“如果你不爱他,那么你的心是留给谁的呢?”

 

Asa恍然大悟,他的心只能属于Tom。

 

 



 

“Hey Tom,几个月没见了,huh,你想过我吗?如果你说没有我可是会伤心的。实际上,说起来有些难为情,这一次,你等我去找你吧!我现在在攀登珠穆朗玛,不可思议吧?你总说我身体素质不行,我却先你一步登上最高峰了!一会到了山顶,我会告诉你一件事。”——我要告诉你,我爱你。

 

镜头突然开始旋转,然后被一片白茫掩埋,当同行者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了。

 

Asa在医院里躺了几个小时,清醒了一会,当医生问起他紧急联系人的时候,他脑子里全是Tom。如果说有谁能在他的病危通知死亡通知上签名的话,只有Tom Holland。

 

他有几分自嘲的想着,想着,然后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呢。

 



 

 

Tom Holland一生中有几个重要的十年。

 

他在十七岁的夏天爱上了一个男孩,悄无声息的爱了十年。他在二十七岁的辉煌抓住了那个男孩,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了十年。然后他们分开,在分别不过一年里,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爱人,孤独的在世间生活了十年。

 

人生辽阔,他不能只活在爱恨里。

 

“我想,我演戏有够久的了,我热爱这份工作,但是也有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感谢观众和粉丝们一路以来的支持,这一次真的要说再见了。”

 

 

 



五十岁的Tom Holland登上了珠穆朗玛。镜头下的他稍有些狼狈。他跪下来亲吻脚下的雪,眼睛里全是笑意。

 

“Asa,I Love You. ”






Fin.


评论
热度 ( 81 )
  1. Bessetk淮南以北 转载了此文字
  2. 李翠花淮南以北 转载了此文字
    淮太这把刀……扎我一脸血但是还是好喜欢没救了日常重温